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国神游

理念、修养与创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清华附中老高二毕业1968年响应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五年曾为农民赤脚医生,工人实验室研究员、文学编辑,“四月影会”核心创始人之一“自然社会人”命名人。79年底经胡耀邦批准与法国人结婚,81年夏始常居法国。曾在巴黎高中开创中国方向汉语一外、汉语物理、中国文化文明课程,并从事翻译、写作,参与编撰《利氏汉法大辞典》等工作。现为巴黎利瑪竇學院中文总编,在国内出版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,讲述十九世纪法国作家、艺术家创作轶事。梁漱溟《中国文化要义》法文本校订并序作者。以上肖像系黄永玉先生2003年写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法国最高视听顾委会主席《面对诽谤》  

2008-02-17 18:53:49|  分类: 法国历史、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从“示众柱刑”到“诽谤咏叹调”(五)

赵小芹

谎言旋转马戏加速

    61日星期日,私立的电视 四台卡尔·宰厚在他主持的“真正的新闻”中,向观众出示由帕退斯·阿莱格亲笔签字的一封信,卡尔·宰厚的“真正的新闻”节目,如同马戏班中变戏法那样,总对观众从袖口打出来出其不意的一张扑克牌————这天居然亮出一封阿莱格亲笔签名、指控博蒂斯要他杀人的信!

法国传媒竞相哄抬抢眼新闻的丑行,到此是否已登峰造极了呢?

   615日,连续三个 星期的耸人听闻的节目愈演愈烈,既然每天都要争得收视率新记录,继帕退斯·阿莱格、头号前妓女帕推夏演出之後,卡尔·宰厚推出了戴面具的前妓女二号凡妮,没有任何证据自然不属于这位电视记者的问题。他作出的惊惶失措表情,显示了他只知对自己的“戏法”自鸣得意:凡妮说她在图卢兹附近一栋房子的二层楼上,见到一些孩 子被悬挂在一间酷刑拷问室的墙上。谎言的“旋转木马”在加速运转……。

616日,《世界报》刊出署名让-保尔·贝塞和尼可拉·费硕的报道,其中出现:      “在阿巴斯宫堡墙上,宪警揭掉一层墙纸,发现墙上几处钉有固定环,已经磨损。这些环位置不 高,离地五十公分左右,约到一个孩子的高度……。”事实上迄今为止,此乃第一次出现的物证,可以支持对博蒂斯的指控————钉在墙上的环,暗示捆绑虐淫孩子的高度,还有地毯上有血迹。博蒂斯困惑了————况且《世界报》还是号称“知识分子”的“严肃”报纸……。

一夜之隔,617日,预审官就正式辟谣,《世界报》记者报道诺亚房屋中的发现,纯属谵妄编造。

同一天,头号前妓女帕推夏也被拘留,接下来对她羁押候审。

大家从来不在电视上做这种事!

也正是这天,博蒂斯接待了电视二台采访加眉的记者弗洛杭斯·布亚,博蒂斯日记中有这样一段:

周末弗洛杭斯·布亚通过电话跟我联系,承认她受了加眉的操纵。“好罢,您是受毒害的,但有些事我不懂,请您给我解释一下:您播出加眉采访后三天,加眉就关进了铁栅栏,因伪证罪被审讯。您什么也没说,连一个十秒钟的简报也没作。为什么不在电视观众面前承认你们错了呢?”

弗洛杭斯·布亚从我们谈话开头,摆出的姿态还相当低。面对我这问题的“天真”,竟然她又重新得意起来,一个讥讽的微笑浮上嘴唇:

“咱们瞧瞧,大家从来不在电视上做这种事!”她猛烈回击我,如同对一个“大脑简单”的人训话一般。

618日,博蒂斯特意早下班回家,以便看到十九点开始的电视三台新*闻。然而,有关加眉被拘押、审讯而认罪坦白,诺亚房屋刑拷辟谣、前妓女被拘留听审————所有毫无证据的指控、伪证,以至发明创造,包括传媒新闻假报……这一切电视台上竟然阒无任何信息。

博蒂斯尊重自己领导的视听下属、沉默至今,终於忍不住拿起电话,拨通电视三台总裁黑密·普伏林兰的号码。主控人前妓女从昨日以伪证罪被拘押的消息,使他表示惊喜,他对博蒂斯说:

“我还不知道呢。”博蒂斯不怀疑他庆幸的挚诚。但还是对他说:

“跟您的电视观众一样,既然电视新闻不报道,他们也不会知道。可是昨天法新社急讯突然出现在大约1930分,无疑昨天消息要在电视新闻里报道已来得太晚,而今天再回顾则又太陈旧了,对不对?假如是我被拘留,恐怕从昨天就报了,而且今天还会再报!”    作为国家最高视听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博蒂斯,从获悉遭受指控,就下定决心坚守一 个原则:绝对尊重自己下属的新闻***独立自***由***制权,不予干涉。故618日放下给公立的电视三台总裁电话,博蒂斯就在日记中忏悔、自责:

“本不该打这个电话,最好坚守最初的决心,永远别打电话、从不抱怨。”

在此笔者想到,说不定电视台总裁也有理由说:无奈我的责任是保证收视率,收视率来自一般观众要看新鲜事的兴趣。况且还有个“什么是新闻”的定义问题————假使报道布洛涅树林婊子 卖*淫,男妓、女妓拉皮条的保镖虐淫,变性人妖、谎言癖造谣滋事……,那原本都不算新闻,早在十九世纪维克多·雨果时代就不是新闻了;只有当今德高望重的显要涉嫌被拘押,那才算新闻、才有刺激性呢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