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国神游

理念、修养与创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清华附中老高二毕业1968年响应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五年曾为农民赤脚医生,工人实验室研究员、文学编辑,“四月影会”核心创始人之一“自然社会人”命名人。79年底经胡耀邦批准与法国人结婚,81年夏始常居法国。曾在巴黎高中开创中国方向汉语一外、汉语物理、中国文化文明课程,并从事翻译、写作,参与编撰《利氏汉法大辞典》等工作。现为巴黎利瑪竇學院中文总编,在国内出版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,讲述十九世纪法国作家、艺术家创作轶事。梁漱溟《中国文化要义》法文本校订并序作者。以上肖像系黄永玉先生2003年写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法国最高视听顾委会主席《面对诽谤》  

2008-02-20 01:02:08|  分类: 法国历史、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从“示众柱刑”到“诽谤咏叹调”(七)

赵小芹

迷雾与反省

    博蒂斯披露了一年半的亲身经历,然而仍存留大量的问题迷雾……。拼搏至此,并未结束。不到真相大白,博蒂斯说自己绝不认输。

为什么大大小小的传媒记者们,竟如此反应?为什么人们宁可相信连环杀人凶犯、前妓女的谎言?

历史学家日阿克·于利亚最近在《新观察家》专栏文章中,承认博蒂斯事件,暴露传媒喉舌的显著职业弱点,已到达记者们难逃利欲诱惑的程度了。即便在此事件中,为人相当正派的那一批, 其中有《新观察家》,跟法国共产党《人道报》、与《鸭鸣报》等其它几家报刊站在一边,幸亏保持了一定职业的操守。然而,各传媒在事件哄抬诽谤的荒谬行径後,除《世界报》一家,谁也不认为有必要公开进行辟谣、道歉———— 如上述电视二台那位记者振振有辞教训博蒂斯的话:

“咱们瞧瞧,大家从来不在电视上做这种事!”。

日阿克·于利亚强调指出:令人不能容忍的事实为,在博蒂斯事件中,那些参与哄抬这一邪恶系列行动的人身诽谤者们,至今逍遥法外。

确实,让-米晒尔·拜垒继续作《南方迅报》的老板。电视二台奥利维·麻兹郝勒虽被罢免新闻报导负责人,却照旧主持《用100分钟说服》节目,接待部长以及各派党魁和重要政治家。卡尔·宰厚继续在电视四台“变戏法”。(图为卡尔·宰厚所支付为凡妮购买一辆汽车的一万零七百欧元合同)博蒂斯事件,对于他们,似乎太平常了,一切依旧,难怪连笔者刚满二十岁的儿子欧亚,都声明“早已受不了这些记者,索性不看法国电视新闻”了。

那位公开承认因“媒体压力”迫使他泄露司法机密的预审官米晒尔·贝阿,居然声言他“毫无内疚”。毫无惩罚,仅仅被调离图卢兹,到波尔多司法区继续担任法官。劳杭·包盖照旧作他的律师……。至於职业信誉、德操,便是另一回事了————既然这些品德也不会写在法律惩罚条款上。

政治家们又如何呢?2003516日,当博蒂斯发现自己真正遭法律指控那天,就决定通知总统,希哈克听说,震惊反应道:“大立柜折(栽)我头上了”。然而,多年来他跟记者有冲突————尽管法国媒体,尚未如英国媒体走得那样远,例如多年来与前王妃戴安娜相互利用、沆瀣一气,操纵舆论,贬损、欺侮内向的查尔斯王子……。希哈克身为总统,涉及媒体,也如履薄冰;只好留博蒂斯独自去正面迎战,仅仅鼓励他“拼搏到底”……。

同样被涉嫌博蒂斯“同伙”的後一任市长、现任卫生部长菲利普·杜斯特-布拉济,尽管从2003年四月中,就听说了有关博蒂斯的谣言,却不敢及时告诉他,害怕没必要地扩散传播”。直至五月底六月初,事情闹大了,方才写信给博蒂斯,证实他四月中就听到了谣言。……政治家朋友们多为避嫌、或洁身自好,采取回避缄默的态度。然而翌年三月去世的一位老歌唱家克洛德·努伽厚,早在2003年六月中,暴风雨最强劲的关头,即给博蒂斯写来以下充满挚情的信:

“亲爱的多米尼克,作为美好歌唱的儿子(歌唱“canto为拉丁语,亦有表演含义,努伽厚原为意大利人),我太熟悉这诽谤咏叹调了(意大利浪漫派作曲家霍西尼《塞利维亚理发师》中一曲)。它跟你一起张贴出来,实在是一种残忍,这就是人类,可悲呵,奥秘在于:惟他们才做得出。‘同情’,此一希腊词汇(“Sympathie法文更常见 “好感”之含义,词源希腊文)意味着我所想的:共同受苦。在你心中接受我全部的‘同情’罢,多米尼克,埃兰(其妻)与我深情地拥抱你们。”然而当今,即便众多法国人也未必理解这段感人的文字了————哀哉文明信息传递间的遗失,无须经历一代人、尽已足矣!

难怪日阿克·于利亚要引用大律师莫厚·加菲黑(18781956)的话:舆论,这个下流货,这街头的妓女,有如哲学家布莱兹·帕斯卡(16231662)所说:已变成了“世界的女王”,若司法、传媒与政治纷纷趋之若鹜、拜倒其脚下,那末就要把这“世界女王”捧上世界“暴君”的高位了。

既成为暴君,就会如博蒂斯说:不仅会“把无论有名无名、无论贫富的任何人,都在大庭广众之面前处以示众柱刑……。”而且更为可怖者:任你是谁,有一天都可能被抛入这个“咀嚼碾碎人”的齿轮传动机。

2005211

于法国陂拓、芹华轩

*2004年圣诞至2005新年期间,本文正巧为三年前完稿。

2005年三月底获得法庭昭雪的博蒂斯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