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国神游

理念、修养与创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清华附中老高二毕业1968年响应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五年曾为农民赤脚医生,工人实验室研究员、文学编辑,“四月影会”核心创始人之一“自然社会人”命名人。79年底经胡耀邦批准与法国人结婚,81年夏始常居法国。曾在巴黎高中开创中国方向汉语一外、汉语物理、中国文化文明课程,并从事翻译、写作,参与编撰《利氏汉法大辞典》等工作。现为巴黎利瑪竇學院中文总编,在国内出版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,讲述十九世纪法国作家、艺术家创作轶事。梁漱溟《中国文化要义》法文本校订并序作者。以上肖像系黄永玉先生2003年写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由来   

2008-02-02 00:43:16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跋*
赵小芹

2000年清明节前後,忘年交陈紫的女儿芃芃陪小芹来到万荷塘,造访了久违的画家黄永玉先生与梅溪夫人—先生伉俪竟然留意到小芹零星散见海外的几篇拙文,并促小芹萌动重回写作领域之欲念。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由来  - 故国神游 - 故国神游

“给二十年不见的小芹”—先生挥笔在馈赠的作品上潇洒题词。其中有一本《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》,书中写了这样一段:

“……沿着塞纳河,也沿着印象派的发展史;沿着每一位画家的生活;沿着他们曾经画过的每一幅作品……你开一部小小的汽艇,装满你需要的美术研究资料、摄影器材。花一段较长的时间生活在你的小世界里,我想你定会做出跟任何过去的美术史家不相同的成绩来。……”

先生以上一段话之瞩望,原非针对小芹而来,然而笔者却受到启示。回到巴黎,便着笔《莫奈的光影之乡》一篇。自己不是历史学家,写作原则上虽不能绝对规避艺术正史,兴趣却更注重涉猎艺术家之生平轶事。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由来  - 故国神游 - 故国神游

一旦提笔,便开始疑问:自己是谁?为谁而写?

首先小芹是中国人,在汉文化教育中长大,尽管离开祖国的语言环境,对街头甚至小报之语汇日感生疏,但青少年时代所受的文学熏陶,已身怀着屈原的离骚,记忆填充着汉赋、唐诗、宋词、元曲,哪怕面对异国的人情,仍出口以古代汉文化辞赋之语汇作反响;即便身处於异域的山川,不自觉仍然是“无限江山”之慨!因此,以传统语汇作媒介,面对以汉文化为根的同胞,或许还能找到小芹可以沟通的读者。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由来  - 故国神游 - 故国神游

固然,《莫奈的光影之乡》为黄永玉先生伉俪而写。还应承认:此书亦为我的朋友而写:李爽(河东)、小海、张承志、陶正、张简、小俞、安伦瑞丽,以至胡祥熊(天方)、胡天石、老陈紫……。但愿他们、或他们的在天之灵,透过小芹的文字,找到他们自己。

其实,对於法国文学艺术,笔者不过是个外来的访客—或至少应算作“半客”状态,所幸者“梦里不知身是客”……!

生活在法国,享有获得资料的便利,也比较容易造访一些法国艺术家、文学家生活过的环境。隔着时间,却循着同一地理空间轨迹,笔者一再反顾低徊、寻味着前人走过的心路历程。

然而法文毕竟并非自己的母语,毋提十九世纪文学艺术家们运用的语言,即便今人於学术界所表述,亦非一般的语言—多属於学者书面语。没有丈夫欧明华等身边一些法国人的帮助,不仅有理解的困难、更有翻译成汉语的困难。

笔者主张翻译应忠实於原文—但不等於字对字的硬译,而是在将原文含义真正理解之後,尽可能不缺失地用汉语重新表达—保住字面上往往看不见的多层次内涵。尽管抱此原则,一种文学语言翻译到另一种语言,感觉的遗漏仍然在所难免!

有关译名,原则上选择与法语读音接近的普通话汉字,除了一些常见译名已然“固定”,笔者不喜用通过英语或第三种语言转译的地名、人名—最近在第一位亚裔法兰西院士程抱一就职典礼上,见到《红楼梦》的法文译者李治华先生,问起何故法国人名如法国布崩王朝第一位国王—昂黑第四却被按照英语译法译成亨利第四时,李治华先生微笑着答说:

“中国人不喜欢‘黑’字!”

“那末于连·索黑尔呢?”

倘若地名、人名带“黑” 字即为不敬,那末波黑、黑格尔岂非均应改掉?否则等于承认对该地、该人原本心存恶意?笔者也想到黄永玉先生的爱子黄黑蛮、爱女黄黑妮,从命名已可见画家之色彩感觉、且蕴含着舐犊情深……。

涉及译名问题,近得清华附中同窗小海从美国来函:

    “说起译名,也有不得已的苦衷。法国人的名字,当然最好是名从主人,译音贴近法语发音。但问题是西欧人的名往往是跨语种的。Henri/Henry本源于日尔曼语,经诺曼人传入英国。讲法语的 HenriII comtesd’Anjou后来成了英国国王,于是至少就有了HenriII和HenryII两种写法。人还是一个人,汉文只好在“昂黑”和"亨利“中取一吧。“亨利”之译,大约清代就有,有先入为主之便。再者,译界对法语人名译法似已有定规。如默音H照译不误,小舌音R取其对应的其他欧语的大舌音R。但汉文对大舌音R的译法又不是参照英语发音,毋宁说是拉丁语或德语的发音(要说是英语音,就该译成“亨瑞”之类)。这在明清之际大概就定格了。另外,清时喜用美文吉字译人名国名。“亨利”嘛,易经有现成的。“英美法德”,这些字都够给皇帝太后上尊号的资格(英、美、法曾译“口+英”、米、佛)。更不用说“吉利”“利坚”都是好得不得了的字眼。一笑。”

更毋论欧洲各地对“r”发音均不同,就如上海人跟北京人的发音有别同理。

如是,笔者也只好屈於“约定俗成”,如包法利先生本应发音包法黑,其名沙勒或沙尔,也被按照英语译作查理—俄语对不少人名,其中包括此名,源自英语、法语之译文采用了不同的字母,正是明示同一人名,在两种语言中具有不同的读音。

    笔者虽非学者,却在法国索蓬高等文科领域徘徊过一些时日,但愿自己的文字,也具备一定的学术价值—于是在多种法文书中涉猎、比较,筛选自认为更可信的专家原著。

   作为外国人,阅读法国作家原始手稿是很难的,何况笔者为学法文很晚的人,故多是阅读已出版的法文书刊。一经深入,发现虽由法国人写法国事、各类书刊也存在差距,错讹竟到处难免。从此笔者不再轻信一人一书—尤其害怕记者的书,至此不得不请记者朋友原宥。可理解的是:传媒之需要与历史学者生涯,乃步着两种道路,追求上存在着本质的区别。因此笔者尽力在浏览大量书刊中作考察、判断,往往宁择历史学家的学术著述。

这些专家往往耗费过多年的时间、心血,克服了阅读法文手迹、辨析历史事实的困难,应该说笔者乃受惠於法国学者、得以运用他们的艰辛研究之成果,撰成本书。当然,材料取舍终竟决定於笔者写作之主题。

最後,回到笔者的语言或文笔—不少艺术界朋友认为小芹的文风“别致,与国内常见的文字不同”,“一看就知道是小芹”、“充满了檀香气息”—感谢朋友们的理解!二十馀年的异国生涯中,每每总是朋友们引领小芹走出心灰意冷的精神状态。从开始由法文认识福楼拜、屠格涅夫等作家,小芹更是一改消极的心境,所以,我往往反复吟味莫泊桑有关福楼拜的一些论述:

“‘脱离文笔便无书’,诸如此言可谓其座右铭。他认为,事实上,一个艺术家首应操心挂虑者,乃创造美;因为即便美本身即真理,所有美者总是真的,然而那些真的未必就总是美。以美来看,在此我并非指精神美,高尚的感情,而是造型美—唯一为艺术家所认识的美。一件难看且令人反感的事物,可能受惠於他的转达,还能获得一种与本身无关的独立之美,然而,最真实最美的思想,必然会在一句造句拙劣的丑陋中消亡。应该加一句说:人们之中总有一部分憎恨‘形式’其词,犹如人总是讨厌自己没有能力理解的事物那样。”

福楼拜的追求,激励过莫泊桑的一生,如今继续激励着後世肯於献身的艺术家、文人。

福楼拜最厌恶不学无术的资产阶级,由於他认为富人原本具备物质条件,从精神与文化上修养自己。

常以先贤之修身原则砥砺,便令人不能不寻求完美。几年教外国学生学习汉语的过程中,其实总边学边教。以西方语言学者的逻辑性,努力参透现代汉语语法,尽可能运用古代汉语检测自己的书面语表达。在写作中,自己更是不断学习,摹仿前人的“推敲”精神、字斟句酌—不求人人理解,但求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!追随着福楼拜—不能忍受自己一段话中同一词汇出现两次!高声朗诵所写的语句寻求音乐感……笔者也习惯使用福楼拜喜欢用的“—”号(尽管法语此一符号作用与汉语不同),旨在将过於冗长的句子剁开,变成容易理解的短句,或者达到转折、以至多层次推理的效果!自然,如此一番文字探索,并非总是受到欣赏,也就未必是大路通途!

否则,悲夫!究竟何谓“艺术创作”呢?

   应该说《猎美的足迹》一书,从《绿梦寻幽处》一篇而萌起—1992年以《包法利夫人的故乡》为题,用笔名“绿梦主人”刊载於台湾《中国时报》副刊“人间版”,接下来写《异国怨偶》,却为献身汉语教学的热肠而搁浅,到龙年清明,得黄先生与梅溪阿姨勉励而彻悟,狠心撇开挚爱的学生,重新拾笔。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由来  - 故国神游 - 故国神游

    再次声明:《猎美的足迹》乃十九世纪法国文学、艺术家之轶事,并非正史。但凡笔者所写,力图表现自己观察、了解到的史实人情。但望读者从拙文看到—他们仍然活在我们中间。

2003年7月7日
於法国披拓芹华轩

*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由北京外研社2005年初版,今年一月修订再版,此文为原书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3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