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国神游

理念、修养与创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清华附中老高二毕业1968年响应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五年曾为农民赤脚医生,工人实验室研究员、文学编辑,“四月影会”核心创始人之一“自然社会人”命名人。79年底经胡耀邦批准与法国人结婚,81年夏始常居法国。曾在巴黎高中开创中国方向汉语一外、汉语物理、中国文化文明课程,并从事翻译、写作,参与编撰《利氏汉法大辞典》等工作。现为巴黎利瑪竇學院中文总编,在国内出版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,讲述十九世纪法国作家、艺术家创作轶事。梁漱溟《中国文化要义》法文本校订并序作者。以上肖像系黄永玉先生2003年写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四月影会 《自然·社会·人》第一回影展配文字之创意(三)  

2009-05-16 08:59:22|  分类: 摄影家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赵小芹

社会

办展时,尽管四人帮倒台只有两年多,但在我们来往的亲友范围中,对文革几乎均有一致的批评。也必然在影展中,有所表现。

李江树拍摄的《画家石鲁》,观察老画家的表情,小芹便想到饱受折磨的“黑画家”黄永玉;于是尝试黑白两色对比,启发心理的暗示效果:

总算活过来了!

“黑”的画家

——白了一头青丝,

掉了一口白牙。

 

有一幅《窗》,家家不缺关闭的窗户,实在乏善可陈,但题有以下几句:

紧紧、

紧紧地关闭

仍不够放心

因为那影

是印在心上。

今方可见:当时尚存文革之馀悸。

 

金伯宏拍摄的《迴音壁》,两位老太太专心在迴音壁贴耳倾听,可谓生活中常见的画面,于是就根据人物的认真表情,拟出以下问答:

“听见了吗?”

“听见了!”

“听见了甚么?”

“没听见。”

表面看几句话没什么,可观众看了,往往会心地一笑,对照片的印象显然加深了。

 

尽管经历鸦片战争以来的历次战火、文革,北京依然到处可见遗留的古迹,如圆明园那样具有历史感的文物并不罕见。《石桥》画面是汉白玉长桥,两列桥栏令人想象那林立的仪仗队:

不必迴避

古代的仪仗队

留一个影罢,

请你们见证。

 

二流堂主唐瑜在香港办杂志,唐伯伯非常欣赏题在一群乡村孩子图片上、称为《小草》的一首:

不是乔木,

不是古松,

是路旁的野草。

无人采撷,

少女也不会

戴在耳畔。

冬去春来,

它依旧生长,

绿了,不顾人们的忽视;

那开出的小花

又将纤弱的种籽

洒向人间!

照今天看,如此平常的句子,可谓“草根”到算不上什么诗作。但当时配上那群乡间穷孩子,似乎相当贴切。

一幅动物蒙太奇制作,为两只大猫陶醉于接吻同时,二者之间显出一只乖乖的小花猫,此幅图片,是凭印象借用了黄永玉先生当时尚未发表的《动物短句》之一,用以调侃动物本能:

由于父母一时的贪欢,

把它带到了人间。

此句受到新华社文章的批判——“低级、庸俗”!

 

老树皮为背景,一位年轻姑娘的半身肖像主题为《青春》,题有:

你盯着什么呢?

——你的人生?

——你的理想?

——还是你的爱情?

 

《金色的梦》

是谁

曾对我微笑?

给我希望?

却只留下

柔弱的空虚?

 

《瞻仰》

作为一个凡人,

不由得肃然起敬;

但不知前世

为我修下几何人生?

 

《夜》

月影,

默默地看着月亮;

身影,

悄悄地守在身旁。

这几句暗示人的孤独,孤独这个词,在当时在很多人的语汇中尚且十分陌生。难怪在契合的摄影画面对照下,会导致观众一定的感触。

人与自然

远景隐约的白塔,可见北海公园的一幅风景照,近景为高大的白杨树、满地落叶,中间长椅上可以看到一对男女,题有以下几句:

《秋》

树叶落了

蝉声消了

秋天来了

该结果了

这一首不知是否出于拙笔,但求证叶文福,老兄已记不清,暂且列在小芹名下,但其余不押韵、无特色之作,尚存小芹的手稿:

《波光》

匆匆隐退的白日

毕竟尚留有馀暇

 

《池畔》

跋涉了很久

才寻找到你,

愿憩息在你的胸前,

抹去光点的灼伤。

 

《归》

雨滴匆匆

在水涡里粉碎,

吞没了

人的足迹,

被遗弃的路

尚存雨水变幻的肌理(肌理细腻骨肉匀。——杜甫《丽人行》)

当时志平认为太长,建议缩短为四句:

被吞没了

人的足迹

马路上只留下

匆匆变幻着的雨的肌理

虽显得没头没尾,但作为图片辅助文字,亦算无伤大雅。

 

有一画面,两只白天鹅把头藏在水下,犹似躲避摄影家拍照,故有此幽默:

“别让他们照,

谁知他们是什么目的?”

多年后,看见马克·黑布有关猫的照片,旁边题词说:幸亏猫不会我们的语言,否则恐怕也要发出“影像权”的诉求。与当初小芹那两句,都是令摄影家日益为难的,颇有异曲同工之意。

 

记得是吴鹏的作品:

“U.F.O.”(不明飞行物)来自外太空

旅行不倦、

运动而不息;

是从何处来?

又向何处去?

也许你两端的轨迹

只有黑暗的永恒。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