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国神游

理念、修养与创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清华附中老高二毕业1968年响应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五年曾为农民赤脚医生,工人实验室研究员、文学编辑,“四月影会”核心创始人之一“自然社会人”命名人。79年底经胡耀邦批准与法国人结婚,81年夏始常居法国。曾在巴黎高中开创中国方向汉语一外、汉语物理、中国文化文明课程,并从事翻译、写作,参与编撰《利氏汉法大辞典》等工作。现为巴黎利瑪竇學院中文总编,在国内出版《猎美的足迹——从塞纳河到诺曼底》一书,讲述十九世纪法国作家、艺术家创作轶事。梁漱溟《中国文化要义》法文本校订并序作者。以上肖像系黄永玉先生2003年写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四月影会 《自然·社会·人》第一回影展配文字之创意(四)  

2009-05-16 09:02:35|  分类: 摄影家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赵小芹

人与社会

不记得是否许涿一幅照片,题有如下句子:

《蚀》

心,

如此被蚕食;

灵,

如此被咬噬。

 

又一幅烟民的图片可见:

《烟雾中的回忆》

生活,刻下了痕迹;

道路,

彳亍在梦里。

 

有一幅雨窗外的背影,令人想象人生寻常的一幕:

《她还是走了》

久久地注视

雨窗外的她,

去得越远了——

或许是几天、

或许几小时,

或许永远。

 

远山笼罩在白云中,平静的水湾中排列着几条打鱼船,水汀上有鱼篓、水桶,妇女、孩子也在分别忙着做事,有以下题词:

《渔乡》

南方、北方,

山村、水乡;

不断地告别、

远行,

等待重逢;

我们这样生活着。

 

思乡、怀旧,乃中国文化中千古不辍的主题。此幅山间再平常不过的玉米地、穷乡僻壤的土坷垃路,名不见经传,却照旧唤起游子《故乡的回忆》:

在异地

我依旧认出了你!

碎心的游子,

天涯的浪迹,

夜夜在梦中把故乡回忆。

 

《叶落归根》

我们怕

飘零在异乡

在那里看到

谁也看不见的影象……

 

叶文福的讽喻诗

 

既 然小芹以上一系列“排成行的句子”,均在三四天之内“按图索骥”凭一时即兴,难免粗陋,或显得平淡乏味,缺乏哲理。但至少达到使观众驻足,在照片前多凝神 思考一刻的目标,画面便留下更多的印象。为避免文字过于呆板、单一,小芹便征得志平的同意,打电话邀来一位热心人帮忙——因《将军,不要这样做!》导致争 议的工程兵诗人叶文福。于是在第一回影展上,便有一部分叶文福的讽喻诗作。

这部分诗作,小芹手中没有文稿,故只有根据香港出版的《自然·社会·人》一书,谈及如次。

 

在险峻的山间披荆斩棘,乃工程兵生活的体验,故叶文福的诗比小芹的句子更具备显明的阳刚之气:

《披荆斩棘》

枯根

烟雾

山崖

迈步

跌跤

再爬

小道

晨风

犟娃

血正热

砾石染作杜鹃花

 

下面一首,配远景故宫角楼,近景为古老的白皮松,显示叶文福为病树除虫的啄木鸟意愿:

《皇城古松》

青松啊,你不能高傲

雄奇的身躯,虫洞不少

不能总陶醉自己的英姿

我希望你欢迎啄木鸟

 

一片深湛水中布满荷叶、浮萍,叶上闪烁着晶莹的白色露珠,显然这是“叶”之作品:

露珠对湖水说道:

你是落叶下面教大的露珠,

我是荷叶上较小的露珠。

 

一群枭鹰围聚在山顶,据说是西藏丧葬风俗的场面:

《天葬》

雪山的鹰啊,快快降落。

把他的肉、他的血,

把他的苦与贫

把他的罪与恶

全都吞下。

把他的灵魂带去天国。

让他的躯体,

化作一片飘忽的云霞。

 

以下一首,叶文福认为并非他的作品,但从押韵与风格,绝非小芹的作品,那末暂列在叶兄名下:

《抱佛脚》

爬到矮佛的身上,

伸开双臂使劲地拥抱

——一双光滑而粗壮的大佛脚。

据说:

如此之后,将有福至,

不亚于拍马的成效。

切不要以为这只是人间的哲理,

你看:

神仙脚下也踏着慈善的弱小。

 

王苗一幅《笼里笼外》遭到新华社狠狠批判,认为是政治影射。这首诗小芹并无手稿,但记得当时看到画面,不知摄影家身在笼里还是笼外的感觉,几乎要掠人之美。反复看又怀疑:是否自己写的?幸亏找到叶文福,证实确实为老兄的作品:

“我很自由,

你们也很自在;

到底谁在笼里?

谁在笼外?”

 

鉴于第一回影展产生的轰动效应,使很多人注意到四月影会这一民间组织的展览,以致香港几家杂志,都专程派记者来访问过我们,刊登了图片与专访之类。

一九七九年秋,通过画家赵以雄、刘秉江,香港设计师黄锦江找王志平要了资料,在香港出了一本画册。二流堂主唐瑜伯伯,为我们充当了“运输大队长”,分几次带进三十册书,送到当时小芹在北京饭店住处,全部转交志平。八十年代初,黄锦江到欧洲旅游,在法国下榻寒舍;提起印刷此书,尽管只印了一千册,而且一百多册邮寄或带到国内赠送给四月影会及其朋友,却达到收支平衡。

 

2009年3月26日

于法国陂拓芹华轩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